中國二胡網 - 二胡音樂欣賞及交流公益網站
當前位置: 首頁 > 二胡資訊

二胡資訊

    二胡協奏曲《中國暢想曲第五號》在上海迎來中國首演
    發布時間:2018-06-19 16:34:35  點擊量:279  贊:1

    webwxgetmsgimg (11).jpg

    昨晚的上海音樂學院賀綠汀音樂廳內,在指揮家王永吉的執棒下,青年二胡演員章若琪攜手上海愛樂樂團,帶來黃安倫創作的二胡協奏曲《中國暢想曲第五號》中國首演。在這場名為“中國暢想”的音樂會上,被評為上海市優秀畢業生的“90后”章若琪是絕對的主角。而她的其中一位導師——上海音樂學院民樂系前系主任王永德教授,是圈內公認的二胡教育名家。

    “我的大弟子高韶青曾與俄羅斯愛樂管弦樂團合作,在莫斯科世界首演了《中國暢想曲第五號》,很開心這次章若琪能在上海完成這部作品的中國首演。”演出前,王永德對記者說,“這場音樂會將展現年輕人在探索二胡藝術多種技法、語匯與風格上的努力,并從多重領域與視角去解讀二胡藝術的無限想象力。”

    讓更多人知道《中國暢想曲第五號》這部作品

    為二胡與交響樂隊而作的《中國暢想曲第五號》,由作曲家黃安倫創作于2002年。樂曲由不間斷演奏的四個部分組成。全曲時長近40分鐘,篇幅宏大,氣勢磅礴,二胡與樂隊之間構思縝密,思想內涵豐富,融合了濃郁的中國民族氣息與西方古典音樂的精準。

    webwxgetmsgimg (13).jpg

        “黃安倫的這部作品旋律動聽,可聽性極強,容易被大眾接受,同時也運用了很多專業的作曲技法,是部雅俗共賞的作品。”章若琪告訴記者,當她就讀于上音附中時,已經接觸過《中國暢想曲第五號》,不過在那時往往節選其中一些段落,作為考試曲目與鋼琴合作進行演奏。“這一次演出的亮點,在于我和上海愛樂樂團合作演繹完整版本,得以淋漓盡致地呈現出作品恢弘、壯觀的特點。”

        在排演時,王永德提點章若琪,要把握住作品每個音符所傳遞的情緒和情懷,并找到樂句之間的整體感覺。“指揮王永吉老師在民族管弦樂上有深厚的造詣,同時執棒經驗豐富,他非常適合演繹《中國暢想曲第五號》。”章若琪表示,希望通過這場音樂會,讓更多人了解作曲家黃安倫和他的作品。

        上音附中的上下課鈴聲、外灘的鐘聲被寫進了音樂里

        作為上音本科四年級中國樂器演奏(二胡)專業、作曲與作曲技術理論(視唱練耳)專業雙專業學生,章若琪在苦練二胡演奏技藝之外,也一直在學習音樂創作。“中國暢想”音樂會上,她帶來自己重新編配的弓弦樂合奏版《聽松》,原曲由華彥鈞(阿炳)創作;并首演了由自己作曲的為六把弦樂器與打擊樂而作的《檀·恣》。

    webwxgetmsgimg (15).jpg

        “老師希望我在創作時,要考慮大眾的接受度,因此《檀·恣》并不像某些沒有什么旋律,致力于做音響效果的學院派當代作品,而是在每個段落之間融合了不一樣的風格,也考慮到了作品的可聽性。”今年恰逢章若琪考入上音附中10年,她在創作《檀·恣》的過程中,還將不少學習生活中的片段作為音樂素材,融入進這部小型室內樂作品——如上音附中的上下課鈴聲、外灘的鐘聲等。“音樂會上演奏這部作品的多位樂手,和我結始于附中時期,這部作品里有大家的共同回憶。”

    webwxgetmsgimg (14).jpg

        “王永德老師一直教育我們,在這個一切都急遽發展的社會里,要拒絕浮躁,保持一顆定得下來的心。”章若琪坦言,《檀·恣》既體現了變化性的東西,也運用了巴赫等作曲家作品中令人心靜的音樂素材,“可以說彰顯了我的一種態度。”

        年輕音樂從業者既需要深厚積淀,也需要拓寬視野

        去年,王永德迎來執教50周年。他的學生遍布海內外,包括旅加二胡演奏家高韶青、新加坡華樂團副首席林傅強、日本演奏家鳴尾牧子等。“王老師平日里對學生說得最多的話,就是你可以的,這給我很直接的觸動。”章若琪表示,老師在教學上具有開放性,不喜歡學生千人一面,相反會給予每個學生提升的廣袤空間“音樂發自心靈,澄凈著人的靈魂,不能被其他事物所干擾。”這些話,一字一句從王永德口中說進了學生們的心里。

    12.JPG

        除王永德之外,章若琪還師從于另外一位老師——同為王永德學生的陳春園。“兩位老師都在教學中付出了很多心血,王老師相對來說比較豪爽,而陳老師更注重音樂處理的細節,他們通過不同方式幫助我。”舉辦“中國暢想”音樂會,不僅是對章若琪大學本科四年學習的總結匯報,也寄寓著這位年輕音樂人對師長、家人、朋友等的感恩之心。

        對于二胡藝術的未來發展,章若琪說出自己的見解。“希望能有更多場合可以開音樂會和講座,讓不熟悉的觀眾有機會了解這門藝術;希望包括我自己在內的作曲者,多寫出優秀的新作——不是為了創作而創作,而是能多做嘗試,寫出突破框架的音樂,倘若千人一面觀眾也會失去興趣;希望年輕民樂樂手加強自身積淀,對作品具備充分深入的理解,同時也要拓寬視野,多和西洋樂樂手之間進行交流,為中國民樂的未來獻上一己之力。”

    湖南快乐十分最近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