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二胡網 - 二胡音樂欣賞及交流公益網站
當前位置: 首頁 > 二胡資訊

二胡資訊

    《漢宮秋月》
    發布時間:2016-02-01 17:02:41  點擊量:425  贊:2

      《漢宮秋月》是中國名曲。原為崇明派琵琶曲,現流傳有多種譜本,由一種樂器曲譜演變成不同譜本,且運用各自的藝術手段再創造,以塑造不同的音樂形象,這是民間器樂在流傳中常見的情況。《漢宮秋月》現流傳的演奏形式有二胡曲、琵琶曲、箏曲、江南絲竹等,而以二胡曲《漢宮秋月》最為流行。主要表達的是古代宮女哀怨悲愁的情緒及一種無可奈何、寂寥清冷的生命意境。

      二胡曲《漢宮秋月》初由崇明派同名琵琶曲第一段移植到廣東小曲,由粵胡演奏,又名為《三潭印月》。1929年左右,二胡宗師劉天華記錄了唱片粵胡曲《漢宮秋月》譜,改由二胡一把位演奏。其后經過二胡演奏家們不斷地變化演繹,特別是著名二胡演奏家、教育家蔣風之整理并演奏的《漢宮秋月》,作了很大刪節以避免冗長而影響演奏效果。其速度緩慢,弓法細膩多變,旋律中經常出現短促的休止和頓音,樂聲時斷時續,加之二胡柔和的音色,小三度綽注的運用,以及特性變徵音的多次出現。表現了宮女哀怨悲愁的情緒,極富感染力,使之愈加具有冷愁哀怨、郁悶傷感、孤凄悲涼的社會悲劇魅力,二胡曲《漢宮秋月》于是成就為林立于華夏、耀眼于世界的“蔣派”二胡奠基于傳世之作。

      《漢宮秋月》按照實際演奏譜有132小節,由引子、三個段落和尾聲組成,兼具起、承、轉、合樂曲結構與循環體曲式的特點,不僅合部是承部的再現,而且每一段末14小節皆循環變奏再現。

      樂曲開頭三小節為引子部分,由略有起伏的“2”、低音“6”、“1”三個音構成,速度自由舒緩,弱起漸強至弱并漸至無聲,宛如白頭宮女于殘秋月夜呆滯凝眸候無可奈何、綿長沉重的哀嘆之聲,給全曲定下了惆悵悲怨的基調。

       第4小節至48小節是樂曲的第一段。本段怨而不怒、哀而不傷,含蓄深情、意旨微茫。樂曲委婉抒發了古代宮女于寂靜的殘秋月夜回憶往事、悲嘆命運的細膩幽怨之情,表現了凄清哀怨的滿腔愁緒,其哽咽、抽泣皆從心靈的遐思與聯想中自然而然流露出來。演奏時速度應溫文緩慢,指法該細膩多變,運弓需連中有頓,情韻當輕松古淡,旋律要凄涼沉郁。多種揉弦技巧(不揉與揉弦、壓揉與腕揉、遲到揉弦與終止揉弦、連續揉弦與間斷揉弦)并輔之以波弓的發揮,很能表現宮女們的傷感意蘊。

       從第49小節至80小節是樂曲的第二段。本段旨在柔中有剛,要有適度的震撼力、爆發力,應深沉的表現白頭宮女長期淤積的思鄉之苦、落寞之惱、失寵之怨、“軟禁”之悲。演奏時,速度較第一段為快,情緒也稍為激動。較為激昂的旋律,大氣寬闊的連弓,稍強的力度與稍硬的頓弓,以及相同樂句的不同處理,等等,表現了白頭宮女之孤寂冷落、憤憤不平,情緒陡然跌落于呆滯麻木的平靜之中。

      第81至118小節為第三段,本段再現了第一段白頭宮女孤獨凄涼的哀怨情懷。
      第119至132小節是樂曲的尾聲,樂思簡淡清遠,情韻延綿悠長。二胡演奏時當感悟體味其詩情。運弓似斷非斷,樂思若即若離,至第124小節以后,速度漸慢漸弱漸至無聲,在惆悵失落、無奈嘆息聲中結束全曲。


     
    湖南快乐十分最近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