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二胡網 - 二胡音樂欣賞及交流公益網站
當前位置: 首頁 > 二胡名家

二胡名家

    彭修文
    發布時間:2015-07-07 09:36:01  點擊量:1139  贊:184
    以情入曲,以曲傳情:記民樂大師彭修文
     

    民樂大師彭修文

    民樂大師彭修文

        大師之路

        1931年生于長江邊上的漢口,童年時期飽嘗的家國淪喪,在他心中塑就了一種對國家、對民族的熱切期望和責任感。也許是書香世家的淵源,使他也像許多中國傳統文人那樣,以自己的生命去與時代和歷史作相互的滲透。如何將傳統的輝煌推進到未來,再造中華的光輝?他選擇了民族管弦樂這一形式,作為自己建設中國新文化的努力。幾十年來,從《瑤族舞曲》、《彩云追月》、《月兒高》、《花好月圓》、《豐收鑼鼓》、《亂云飛》,到《二泉映月》、音詩《流水操》、交響曲《金陵》以及《天鵝》、《圖畫展覽會》等外國樂曲的移植。他以移植、改編、創作等手法,幾乎遍嘗了合奏、組曲、套曲、協奏曲、交響詩、交響樂等音樂體裁和各類樂隊的組合形式。這個努力已經成為他生命的全部意義。他從不諱言自己是個標題作曲家,他的數百部作品,每一部都有題記,那是他以音聲謳歌人民、祖國、時代和歷史的斑斑心跡。

        時時意識到音樂與聽眾的關系,為此,他將旋律的寫作擺在創作的首位,甚至以人們將他的旋律認同為民間音調為慰。文革中,他在家中為300多首唐詩和宋詞譜曲,以化解內心的郁悶。雖然這些譜子沒能保留下來,但卻激活了他寫作旋律的能力。他沒有受過音樂學院的科班訓練,他的課堂在民間。在他的倡導下,中國廣播樂團多次深入民間,學習舟山鑼鼓、內蒙二人臺、冀中笙管樂、廣西文場……民族樂隊只有遨游在民間音樂的海洋中,才能獲得新的自由。也正是由于民間音樂的滋養,才使他在指揮和演繹每一部作品中,對樂隊配置和演奏法有著獨到的要求和見地,展示了特有風格。

        他的音樂讓人們感到,藝術創作絕非空穴來風,沒有深厚的生活體驗和傳統功力,雖能出新,但不能出精,不能叫好。他是個戲迷,在他看來,對中國的音樂家而言,戲曲是一座繞不過去的山。他引程硯秋而共鳴,《文姬歸漢》、《荒山淚》、《鎖麟囊》,這是民族情懷的激蕩,這也是心靈深處的悲劇意識他已將此寫入了將要創作的清唱劇劇目中……他想做要做的事太多太多了!他無暇顧及人言世事,他只想抓緊時間,而時間卻又如此吝嗇!

        春江花月

     以情入曲,以曲傳情:記民樂大師彭修文

        “以情入曲,以曲傳情”是彭修文先生指揮藝術的特點之一;他的指揮細膩嚴謹而又不失熱情。在他的指揮下,中國廣播藝術團民族樂團在協和、平衡、準確、和技巧等方面都達到了極高的藝術水平。

        彭修文先生一生襟懷淡泊、不計名利,為我國的民族音樂事業作出了卓越的貢獻,他改編、創作的音樂作品達五百首以上,包括有《春江花月夜》、《梅花三弄》、《月兒高》、《將軍令》、《流水操》、《步步高》、《彩云追月》、《花好月圓》、《豐收鑼鼓》、《二泉映月》、《阿細跳月》、《瑤族舞曲》、《亂云飛》和《不屈的蘇武》等廣受全國各族人民耳熟能詳的音樂作品以及用我國傳統樂器演奏的外國名曲,如《美麗的梭羅河》、《霍拉舞曲》、和《伐木歌》等;民族管弦樂(貝多芬的《雅典的廢墟》和穆索爾斯基的《圖畫展覽會》等)和歐洲近現代音樂(德彪西的《云》和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鳥》等),擴大了民族樂隊的表現力。

        彭修文先生的一生創作的大批優秀的民族管弦樂作品,為傳播中國民族音樂做出了不朽的努力;他的民族管弦樂作品,在長達半個世紀的時間里,從不同角度、不同側面、滿足著幾代中國民眾、乃至全球華人對民族音樂廣泛的、不同層面的欣賞需求。應當說,彭修文先生的民族管弦樂作品,其數量之多、品類之豐、涉獵之廣、流傳率之高、影響之深,在中國民族音樂界是少有的。

        彭修文先生創建和完善了現代的中國民族管弦樂團,同時以這個團的成功實踐及其杰出成果,為中國及世界提供并確立了一個民族管弦樂樂隊的基本編制范式。

        實踐證明——采用這種范式建立和訓練出來的民族樂隊,具有自如有效地演奏從供民眾日常生活所用的音樂小品,到反映厚重的現實及史詩性鴻篇巨著等各種類型民族音樂作品的優越性能。它還包含有若干不見諸于形而又十分重要的方面。諸如:樂隊各部分對傳統的繼承與發展和功能特色的充分發揮;為適應和完成樂曲特定表現要求樂隊必須具備的統一的演奏方法和技巧;樂隊所有成員對含蘊在樂曲中特有的民族風格和神韻的敏銳而精妙的集體感覺;以及獲得并掌握這一切所必須實施的一套行之有效的排練方法和過程等。這些是帶有規律性的、能夠引領民族樂團建設發展走向成功的、普遍適用的基本法則,至今仍對當代中國民族管弦樂的發展有借鑒意義。彭修文先生的音樂大中有細,大中見精,總是濃濃地彌漫著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神韻;民族管弦樂乃至民族音樂的發展在今天仍是許多音樂家、他別是民族音樂家為之努力和奮斗的。

    以情入曲,以曲傳情:記民樂大師彭修文

        生命交響

        1996年12月28日凌晨,在北京城西,被譽為中國現代民族管弦樂的開拓者、著名作曲家、指揮家彭修文先生,永遠垂下了他那撥動過無數人心弦的雙手;中央電視臺破例在新聞聯播中播出他辭世的新聞報道后,海內外民樂界為之震驚、惋惜。

        彭修文在辭世前一周,剛剛寫完《揭天鼓吹——香港節日序曲》的總譜。51頁的總譜,從8月酷暑到歲末隆冬,面對醫生絕對禁止工作的再三警告和家人的勸阻、擔憂,他,寫得很艱難。也許他真的知道屬于自己的時日已經不多,在總譜的扉頁上,他自慰“總算了卻了一樁大心事”。

        完稿的當夜,那雙因腹水而腫脹的腿已是行走困難,但他抑制不住內心的歡樂和輕松,這也感染了前來探訪的友人。他說,人要有人格,國要有國格。對香港結束百年屈辱,回歸祖國的重大題材,他的內心早就沖動著創作的欲望。盡管不同的藝術家可以用不同的形式去表現,但他卻認定了自己的方式,正像他這一生是為了民族樂隊的存在而存在,他要用這民族的音調、民族的音樂形式去酣暢淋漓地歡慶香港的回歸。沒有人能阻攔他,連死神也要卻步!

        就在他去世之前,香港中樂團剛剛宣布了他將就任該團藝術總監的消息。這位香港回歸后的首任中樂團總監,永遠不能赴任了。但是,有誰知道,他之所以不顧虛弱的病體,允諾了這個為期兩年的職務,是為了給自己心愛的樂團開音樂會籌措資金,為民樂的發展之路再做老驥!

        這個來自江岸的大漢,持著銅琶鐵板唱盡了他的生命!他已經在中國20世紀的音樂史上,用自己的生命,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湖南快乐十分最近100期